• “茶船古道”尋跡:輕舟快渡出合口,浪急灘險到梨埠

    六堡到梨埠之間60多公里的水路是茶船古道始發(fā)線(xiàn)路,這段水路雖然不長(cháng),但船工卻不敢掉以輕心,有時(shí)遇到險灘,“打幫”出行的船工們還得合力把船只“搬”過(guò)灘頭。

    從六堡鎮沿六堡河順流而下,走上60多公里的水路,即可到達梨埠鎮。這段水道從合口碼頭開(kāi)始,下大中、大說(shuō)口、鴨婆灘、寺坡灣……每隔四五公里,就是一處灘頭或河灣,一脈水勢便掩映在兩岸茂密的竹木之下。

    如今,乘車(chē)沿著(zhù)水道邊的公路前行,沿路仍然可見(jiàn)水勢湍急。在雙學(xué)灘頭邊上,一處混凝土的閘門(mén)遺址仍然依稀可辨。當地茶人陳伯昌說(shuō),因為雙學(xué)水流很急,上世紀60年代后期,當地曾在這里修筑了小水電站,這是當年修筑的壩體閘門(mén)。后來(lái)水電站廢棄了,閘門(mén)被拆除,只留下了這處殘垣斷壁供后人發(fā)古思幽……

    六堡鎮組織文化活動(dòng),重現當年茶船古道的運輸場(chǎng)景

    船只逐一“搬”過(guò)灘

    從六堡到梨埠這段水路,一直以來(lái)都是茶船古道的始發(fā)線(xiàn)路。六堡鎮不少老船工都說(shuō),以前每年茶商在六堡茶區收購完茶葉以后,就在合口碼頭將六堡茶裝上尖頭船外運,這種小船一般長(cháng)八九米,寬約兩米,前后斗徑起翹,因其兩頭尖,中間窄,像針一樣,所以當地又稱(chēng)針頭船。由于六堡山間多竹木,茶商們往往兼營(yíng)柴竹木生意,大量竹子和樹(shù)木被砍倒,扎成連綿百米長(cháng)的竹排木排甚至柴排,一些排面也會(huì )放上六堡茶。無(wú)論是尖頭船還是竹排木排,當茶葉裝載完畢,一律沿六堡河而下。

    尖頭船運載著(zhù)六堡茶穿過(guò)六堡河,直達梨埠鎮碼頭,《中國茶訊》1951年刊發(fā)的文章對于這條線(xiàn)路做了這樣的描述:“舊時(shí)粵商在廣西六堡鄉合口街設莊收茶葉……以后將六堡茶炊蒸在籮,由合口街用小鏟(一種小船)裝運至梨埠,在春夏水大時(shí)每鏟裝運四十擔。秋冬水小時(shí)每鏟只能裝運二十擔。由梨埠換大木船運至封開(kāi),再用電船裝運廣州,再出口港、澳?!?/p>

    這條線(xiàn)路在書(shū)面上只是寥寥數語(yǔ),但在歷史的長(cháng)河中,卻有無(wú)數船工和排工在這條線(xiàn)路上“討生活”,他們的汗水、淚水,乃至血水都融入了這段水路。李育恒從16歲起就在六堡至梨埠段的水路上撐排走船,一干就是20多年?!爱敃r(shí)的尖頭船每艘能裝一兩噸茶葉,每船必須配備船工三人,為了能夠相互照應,每次起行,都要三四只船一起‘打幫’出發(fā)?!?/p>

    以前,六堡至梨埠這段水路灘險重重。自合口碼頭以下,大中、沙險、寺坡……長(cháng)則四五公里,短則一兩公里,便是一處灘頭。自茶船古道成型至今已有數百年,這段水路的水位和流量都發(fā)生了變化,但如今沿著(zhù)這段河道一路驅車(chē)而下,依然可聽(tīng)到水聲鼎沸,可看到白浪翻騰。

    寺坡灘頭

    在六堡茶區里,幾乎所有當年曾經(jīng)在這段線(xiàn)路上行船的老船工都能做出類(lèi)似的描述:每次三四條尖頭船裝好茶葉和其他山貨后就結伴同行,順流而下。每條船上必須要一人掌舵,兩人手持長(cháng)竿一路撥掃船前大塊的砂石,令船只得以前行。每遇水淺灘險之處,結伴的尖頭船就全部在一個(gè)水流稍緩的灣道停下,然后“打幫”的船工一齊下船,有的在岸上拉纖,有的在水中撐頂,十余人一起把船只逐一“搬”過(guò)灘頭。前面的拉纖者沿著(zhù)岸邊的石頭一路伏地如犬,爪抓前行;后面的撐頂者躬身如傾,長(cháng)篙幾折。待得所有尖頭船過(guò)完灘頭,十余名船工筋疲力盡。但即便如此,遇著(zhù)浪急灘險之處,沉船翻船仍時(shí)有發(fā)生。邱漢江曾在六堡鎮當船工,回憶起當年的行船經(jīng)歷,他仍記憶猶新,“1963年,我就曾目睹了一次沉船事故”。

    經(jīng)過(guò)險灘時(shí),船工要用長(cháng)竿撐頂河道的巖壁,讓船只能夠安全通過(guò)

    在這段河道上,若然遇到灘頭,上行或下行的船隊都會(huì )一路喊號子,遇到回應,即是兩支上行和下行的船隊相遇。這個(gè)時(shí)候,后入灘道的船隊就要先退到一處河灣停下等候避讓?zhuān)热霝┑赖拇爠t先上灘或者下行。遇上先入灘道的船隊人手不足,停下等候的船隊的船工也會(huì )上去幫忙,這種規矩使得在這段水路“討生活”的船工們關(guān)系極其緊密,相互之間連對方的乳名也叫得出來(lái)。

    竹排木排再集結

    雖然尖頭船自合口碼頭出發(fā)后直達梨埠,其間不作停留,但從合口碼頭出發(fā)的竹排木排到達九城村(六堡鎮的一個(gè)地名)后要再集結一次。因為六堡鎮的梧桐河與六堡河在九城村匯合,來(lái)自梧桐河上游的蠶村、普旺地區的竹木和茶葉也要沿著(zhù)梧桐河而下,到達九城村集結。

    于是,九城村的一處河灣就成了集結地。從合口碼頭出發(fā)的竹木排,到了九城村,再次匯扎成更大的竹木排。其中一些木頭則劈成粗柴,以竹篾捆好,結成柴排。住在九城村的陳伯芬年輕時(shí)專(zhuān)門(mén)在九城村到廣東封開(kāi)縣江口的水路上撐排?!袄弦惠叺呐殴ぬ崞?,這些柴排在當時(shí)要被運到廣州,甚至香港、澳門(mén)出售?!?/p>

    九城村的竹木長(cháng)得非常茂盛

    九城村村道上的竹排見(jiàn)證了當年茶葉外銷(xiāo)的歷史

    在九城村,放排是從六堡鎮向下游運送竹木、茶葉的一種手段。九城村一些老一輩的村民至今還記得,從合口碼頭來(lái)的竹木排數量不多,九城村才是竹木柴的盛產(chǎn)地。解放前,九城村碼頭占地數十畝,堆滿(mǎn)著(zhù)柴竹木。九城村就像一塊磁鐵,吸引著(zhù)周邊村的村民到此趕集,賣(mài)掉自家的竹木柴和六堡茶,再換回生活用品。

    每到放排時(shí),排工們都用竹繩捆好一個(gè)個(gè)木排,再將十幾個(gè)大排前后相連成一串,在排面上放上六堡茶和其他山貨,以及當地人制作的竹木手工品,再搭上一個(gè)小帳篷。接下來(lái),排工就生活在竹木排上,撐著(zhù)竹木柴排順流而下,將一長(cháng)串的竹木柴排運送到廣東封開(kāi)縣江口碼頭的接貨人手上。

    有老排工回憶,從九城村而下,有寶平、大中、沙險、柴灣、斜坡、九城、埌口、灣船、大平頭、沖財頭、下妹、上妹、井田、飛崖、新村、清水、盤(pán)古、大塘、茶埌洞、灘尾等幾十個(gè)數得上名號的急灘。一不小心,急流就會(huì )把竹木柴排打爛打散,不僅竹木和一籮籮六堡茶會(huì )被沖走,甚至排工也可能跌落水中。

    秋冬水旱時(shí),順流而下的排工須沿途清理河道的大石頭,當地人稱(chēng)之為刮水路。即便春夏水漲,排工也要小心“駕駛”,讓長(cháng)達百米的木排盡可能避開(kāi)河里的大石頭。

    從九城村撐排至廣東封開(kāi)縣江口碼頭,需要三天時(shí)間,返程卻需要一周。在江口交貨后,排工就從封開(kāi)江口步行回到九城村。

    回程休息泊九城

    除了排工,運茶的尖頭船也是九城村的???。從六堡鎮順流而下的尖頭船未必??烤懦谴?。但是,當一艘艘小船滿(mǎn)載生鹽、豆豉和咸菜等生活用品回歸時(shí),九城村就是船工們途中休息的最后一站。

    作為竹木排集散地和尖頭船日行夜歇的??康?,九城村曾興旺一時(shí)。新中國成立以前,九城村里只有百余人口,卻有13間店鋪,分別經(jīng)營(yíng)餐飲、糖果、布匹和縫紉等生意。陳伯昌回憶說(shuō),他的祖父陳普生在村里開(kāi)了一間縫紉店,店中還有兩臺令周邊鄰居既羨慕又驚詫的鎮店之寶--德國進(jìn)口的縫紉機。

    “這是村里唯一的兩臺縫紉機?!标惒f(shuō),這兩臺縫紉機是他祖父訂購的,從國外運到廣州,再通過(guò)茶船古道運回九城村。如今,古老的縫紉機已不見(jiàn)蹤影,但陳伯昌還保存著(zhù)曾在縫紉店里“服役”的一個(gè)老熨斗。

    船只的往來(lái),貨物的交易,給小村子帶來(lái)了外界的文明。村里的老人陳成聯(lián)回憶說(shuō),他父親陳甫蒼年輕時(shí)外出經(jīng)商,不僅向外銷(xiāo)售六堡茶,還將廣東等地的娛樂(lè )文化帶回了九城。

    隨著(zhù)陸路交通日益發(fā)達,茶船以及船工、排工和纖夫等行當在當地均退出了歷史舞臺。如今,九城村的老碼頭再無(wú)茶船停泊,僅碼頭上尚存一塊大石,據說(shuō)是當年茶船靠岸時(shí)用于拴纜繩的。而以前九城碼頭旁的堆場(chǎng),在廢棄數十年后,如今也長(cháng)起了一大片竹林,成為一道別致的風(fēng)景。碼頭、大石、竹林成為茶船古道的忠實(shí)守望者,也成為六堡河變遷的見(jiàn)證者。

    來(lái)源|《茶船古道》 作者:趙洋、龍天傳、蘇愛(ài)清、楊麥

    來(lái)源:中國六堡茶

    如涉及版權問(wèn)題請聯(lián)系刪除

    暫無(wú)評論

    天天干天天操天天碰,久久视频免费在线观看,久久久亚洲一区二区三区,日本精品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