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柴燒——煉魂為器

    2013年,湘籍柴燒匠人劉德志于康有為故里,佛山南海丹灶建窯燒器,篤行手制,毅然開(kāi)啟了作為柴燒藝人的旅程。此地據傳為晉人葛洪煉丹處,人杰地靈,鐘靈毓秀。

    初時(shí)如頑童,無(wú)所求,手藝自然也笨拙,更談不上控火的能力,只知燒成即可。偶有驚艷之物誕出,便如孩提時(shí)在河邊泥沙里挖出彩石時(shí)的欣喜。隨著(zhù)制陶技藝越發(fā)嫻熟,對窯火的把控變得老練,便難免炫技,追求炫麗璀璨的變化效果,反倒流于俗套。至后兩年,則力求本真天然,重沉穩璞拙。每每夜深人靜,挑一兩件歡喜之作,把玩摩挲,其間似乎有苔痕草色、秋風(fēng)晚霞,又隱約見(jiàn)高山流瀑、長(cháng)河落日;或聞大鼓長(cháng)歌、林下清音。當時(shí)并不見(jiàn)其耀眼者,過(guò)后把玩方知溫婉深邃。

    回望這一路,非心境淡薄、意志堅定不可前行。如柴燒器這樣的物件到底是什么樣的魔力,讓他為之著(zhù)迷?或如一道好茶,苦澀后迎來(lái)的甘甜舒暢才是最值得回味和分享的。

    時(shí)至今日,制陶工藝精進(jìn)至為工業(yè)領(lǐng)域,更輔以各項先進(jìn)設備,燒成方式也早以電燒和瓦斯燒制為主流,那么重拾這門(mén)笨拙低效的古老技藝,意義為何?站在現代工業(yè)文明的前端,德志以為,沉靜璞拙、禪定不浮的器物和生活方式是我們對抗高節奏生活的一劑良方,是我們對整齊劃一、精美光潔的工業(yè)產(chǎn)品的價(jià)值對抗,這就是他選擇用古老的技藝制作柴燒并將其融入現代生活的理由和初衷。

    建窯、選泥、制坯、用柴,柴燒在技術(shù)上自成體系,每一個(gè)環(huán)節都影響到最終的成品效果,因此每個(gè)環(huán)節都要靠自己把控。選泥對成品的效果有決定性作用。因為很多作品是生活器,所以選泥要更加慎重,首要原則是安全衛生、不含有害物質(zhì)。由于燒制過(guò)程溫度最高時(shí)超過(guò)攝氏1300℃,所以考慮的第二個(gè)要素是耐溫;第三宜塑形,泥料陳腐度足夠熟軟,創(chuàng )作起來(lái)才得心應手,這樣才有辦法完成更多塑形的可能性;第四宜富含有益礦物質(zhì),例如含鐵、硒,這樣的泥料做出的茶器利茶軟水、食器能激發(fā)出食材最鮮美的味道。德志每年要抽出不少時(shí)間外出尋山取土,足跡遍至福建建陽(yáng)、云南茶山、江西景德鎮等地。

    燒窯所用的木柴就像畫(huà)家手里的顏料,不一樣的木柴蘊含的物質(zhì)各異,燒出來(lái)的效果也不盡相同,經(jīng)過(guò)反復實(shí)驗,德志幾乎只取用松木和荔枝木,松木油脂豐富、荔枝木耐燒,兩者配合能燒出美妙的表層效果。制坯這一環(huán)節極考驗匠心,德志篤行手作,創(chuàng )作靈感既有古陶瓷文化的滋養,也有來(lái)自風(fēng)物山川的偶得,而最后以手一一賦形,不求件件精美,可器物上留存了匠人的溫度體感是批量產(chǎn)品所不能比擬的,正是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煉器之道,技藝與修心相行并濟,捏著(zhù)泥塊,手隨輪轉,把靈性賦予泥土,看著(zhù)器物成形,隱約有造物主般的喜悅。而最深刻的領(lǐng)悟,是在燒窯的過(guò)程中,體力和心智的雙重考驗,有時(shí)候,燒制時(shí)間最長(cháng)達到七晝夜,只能靠信念和意志力繼續堅持。待到幾近黎明時(shí)分,孤身一人,耳聞窯火噼啪,仿佛牽引自己的呼吸心跳,又仿佛聽(tīng)到窯內陶器痛苦而歡欣的吶喊,隨之涅槃成器,此時(shí)人也在塑泥把火的過(guò)程中煉魂修心。

    數載至今,半山出品已然蔚為大觀(guān),在外在氣質(zhì)和內在精神上,和戰漢時(shí)期的陶器貌合神近、氣韻相連。德志常言,如果要問(wèn)我最喜歡的作品,希望永遠是下一件,并始終保持對這項技藝的敬畏之心和探索精神。

    文:三胡

    來(lái)源:普洱雜志

    如涉及版權問(wèn)題請聯(lián)系刪除

    暫無(wú)評論

    天天干天天操天天碰,久久视频免费在线观看,久久久亚洲一区二区三区,日本精品一区二区三区